速凝剂王总:
18987148746
固化剂镁姐:
18987148753
外贸杜经理:
18988158746
含氟废水处理 杨总助:
18987148747
CN | EN
我已无法重返昨日,因为我已不同往昔
admin2023-06-30 699



今天你来到昆明,走进位于市中心的世纪广场写字楼,乘电梯上到18楼,经过玻璃门,进入云南氟业总部办公区,径直走一段路,就可以到达氟盐事业部总经理办公室。

在那里,你会看见一位外表靓丽、打扮时尚的女士,同事们一般称呼她为“高总”,但最近她更希望大家称呼她为“镁姐”,因为客户们将她的靓丽外表与优势产品氟硅酸镁结合,给她取了一个昵称:高镁镁。她很喜欢这个昵称。

假如回到十九年前,要想找到她,你要去到拥挤混乱的昆明火车站候车厅,在人群中反复寻找,才能勉强看到一个皮肤黝黑、打扮朴素的女孩。她从大山深处坐牛车、坐马车、坐三轮车、坐中巴车、坐出租车来到这里,已经筋疲力尽,但她手里紧紧攥着火车票,坚定地望向检票口。

她在等待一列带她去往未来的火车。

01
外面的世界


“其实小时候在一个小山村里,我们家里是姐妹两个,村里的人都和我父母说,你家两个小姑娘读什么书,但是父母就觉得,穷人家的孩子更应该读书,更应该走到外面,所以就一直努力地供我们读书。”回忆起那段经历,镁姐很是感慨,“父母对我们的这种支持,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。”



“上小学的时候,想着初中是不是能去镇上看看;等到了镇上念初中,又在想高中是不是能去县里看看;去了县里念高中,这种走出去的欲望一下子就变得更大了,就觉得大学一定要走出云南省,像我父母说的那样,去看外面的世界。

“大学选择‘商务英语’这个专业也是,其实就是有一次看电视的时候,看到电视里面那些白领啊、商务人士啊,西装革履的,在城市中心那种高档的写字楼里工作,然后谈工作也是威风凛凛地穿梭在繁华的街道里面,就觉得,我想去过这种生活,我要过上这种生活,所以就选了一个跟商业相关的专业。

“但是上了大学之后,很多东西其实和想象里面是不一样的,就比如一开始的时候,人家一听我是云南过来的,会有点看不起,就觉得是落后的地方来的,穿得又土,懒得理你。后来慢慢地就不去理会这些东西了,想着我是来学习的,不是来攀比的,每天花大把的时间呆在自习室里面。所以我感觉我的大学生活和高中生活差不多,很单调、很乏味。”



说到这里,镁姐端起水杯,笑了一下,对我们说:“其实现在想到这些,还是会有点激动。”然后把水杯送到嘴边喝了口水。


放下水杯后,她清了清嗓子,调整回先前的状态。

“我自己也知道,当时在那些同龄人眼里,可能就会觉得,我是一个很死板的人,只知道埋头学习,但是对于我来说,就是这种‘死板’,把我从一个很小很偏远的村子里带到了这个地方来。我从这里面尝到了甜头,我肯定要继续,因为这里并不是终点。”



02
回到昆明


大学毕业后,镁姐一心想做外贸,去到了离云南更远的沿海城市打拼,往返家乡的火车也变得更加漫长。

“印象最深的就是以前春节回来的时候,只能买到站票,一站就是二十几三十几个小时,过道里都是人,厕所脏得要命。回来之后我妈问,你一个小姑娘要一直待在外面吗?”

于是在毕业一年后,镁姐选择回到云南,满心想做外贸的她,在众多招聘信息里找到在招外贸助理的云南氟业,马上投递了简历,并且很快收到了面试邀请,但面试效果并不理想。

“当时是林董亲自面试我的,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,我说我是学商务英语的,想面试外贸助理。但是当时公司外贸的规模还很小,人员没有变动。我就觉得我应该是没什么机会了,因为其它的我也不想做,我只想做外贸。

“但是林董就说:‘诶,你这个小姑娘挺活泼开朗的,而且各方面的综合能力也不错,交谈下来给人的感觉也很好,挺适合做销售的,要不要尝试一下内贸销售?’因为当时公司招人有一个标准,就是你要么是云南人去过外省念书,要么就是外省人来云南念书。就是希望招到的,是视野更开阔一点的人,我刚好就是前一种。然后林董也说以后如果外贸这边能够扩展起来,需要人的话可以把我调过去做。

“其实我真的很想做外贸,我对外贸的整个流程都很向往,就是海运、报关、清关这些,我就很希望自己去操作这一整个流程,但是我也看了这家公司的实力是还不错的,而且林董给人感觉也很亲切,所以就半信半疑地接受了这个工作。




“结果进了公司一年左右,外贸原本的经理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,就突然走掉了,我就真的被调去做外贸了,从外贸助理做了几个月后,就直接做外贸经理,一直做到一六年。一六年的时候公司经历了比较大的变动,我从王总手里接过整个氟盐的板块,就一直到现在了。”


讲起这段经历,镁姐神采飞扬。不可思议、憧憬、骄傲、自豪、感慨?你说不清究竟是哪一种情绪在她眼里呈现得更多。但至少我们可以说,她很满意,因为这些年来她付出的努力都得到了收获。

但我们不得不问出那个问题,“这么多年,这份工作,有没有哪一刻让你特别想放弃的?”



03
跨过的困难


“当然有啊!”她激动地说:“我刚刚来公司的时候,经常都是在会议上被说的最多的一个,会议结束之后自己跑到卫生间里哭,哭够了擦干眼泪又继续干。那时候李总说听我打电话不像是业务经理,像是业务经理的助理的助理的助理的助理……”说到这里,镁姐笑了起来。

“还有一次是我觉得完不成目标,当时是年底,李总给我的任务是一个月完成一千万的销售额。当时对于我来说压力真的非常大,货都已经卖完了,要预售三个月的产品,你想想三个月之后,谁知道市场行情会发生什么变化。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任务真的不可能完成。

“但李总告诉我们的是,必须完成,不能有任何理由。那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了,怎么办呢?只能去做。

“那个月里我脑子里就只有这一千万,我吃饭的时候脑子里是一千万,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是一千万,上厕所的时候脑子里是一千万,我就连跟王总聊天的时候脑子都在想着这一千万。就是在想还差多少?还差多少!然后到了月底,这个任务竟然真的完成了。

“所以也能看出来在我们公司工作,压力还是挺大的,这种压力不是你每天真的要做多少多少事情,而是说心理上的压力。因为像我们李总,他自己是一个学习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的人,他会不断地给自己找事情做,所以他会希望我们也像他一样,不断地学习,不断地去提升自己。



“刚进公司的时候,李总要求我们写日报、周报、月报、季报、年报,每天早上开会也要汇报自己的目标完成情况,就是说要求你每天做事情,要去理清自己的目标,然后分阶段性地去完成目标,今天完成了什么,没完成什么,没完成的原因是什么,要去怎么解决。

“那时候真的会觉得很烦、很累,心理压力很大,但是不管是学习也好,做规划也好,现在都变成了习惯,我每天下班的时候会对今天完成的事情做一个梳理,然后对明天做规划,这样我的工作就变得很清晰,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的工作效能。



“所以压力大到想放弃的时候,我也会问自己:我在这个游泳池里面不会游泳,换个游泳池我就会游了吗?如果我连这个事情干不好,换一个公司,真能干的好吗?如果我跟这个老板我都干不好,换一个老板,我能干好吗?

“那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,因为工作能力不行被骂哭也好、好像根本完不成的一千万也好,这些困难其实都跨过去了。

“然后我就感觉,其实生命当中没有特别难的事情,就是难到过不去的那种。所以我遇到什么问题,我都很乐观,我觉得只要我全身心投入并且相信自己能解决它,这个困难总会过去的。”


插曲


“决定回昆明的时候,我花半个月的工资买了飞机票,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。

当时坐在飞机里往下看,铁路、公路都变得很细,像线一样,而山上的那些路根本就看不见。

我当时就在想,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。至少是改变了我的命运。



投诉建议
投诉建议
您好!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任何问题,请填写问题并提交,我们会尽快回复您。我们会对您的信息保密。
  • 姓名:
  • 电话:
  • 投诉问题:
  • 详细内容:
  • 验证码:
联系我们
手机商城
返回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